解读了感性的我 如果你不介意长篇大论 如果你关心这篇土地 欢迎有空浏览 疾风知劲草 来剖析我理性的脑袋

2011年2月1日星期二

我十三岁起的梦想拼图

雪琴写她上电视涵写她当者,那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也是她在媒体界近两年的心声。我于舍得笔了,在我埃的事本。


辩论员的,不会不知道些人。

辩论,从电视主播到百万富翁主持,在在数字台混。

慧敏、敏、江翰辩论在最夯电视报报看和多看点。

李欣怡也辩论一段日子,当主持到台DJ,唱歌出

梁佑从大辩论台湾,然后全横行到伸展台,230一下。

辩论盐君、奕卉、涵、玉青、MAY子等。

提那些在履“中学/大学参与辩论”的媒体人了。


这样,有些辩论员带着“也能和他”的梦想走进辩论圈。我等待被制作人垂青的那天,然后站在光灯下,坐在主播台前,在电视目主持,告全世界,我当辩论员就是了要行的。


你会以为辩论员有种种优势,可以随脱稿然后个不停,不会卡不会词穷,内容现语语调样样行,然后国内外事了如指掌,最后可以和任何大众播系同学媲美,在媒体界分一杯羹。


呀,些前些梦。


辩论员进媒体,随着辩论明星效弱,近几年其不再那么夯了。但我常想,我辩论靠口的,可以当律咯,当政治人物也不,或者在媒体界打也很好啊,些我都跟我妈说


家仔还时常和她开玩笑:“我以后会多多,我的司机会接你来回芙蓉吉隆坡和我吃晚餐。”最后自己OS,律做到吧,政治人物也可以呱,但媒体人可以咩?


你不会知道,我里有多少不实际的想法。因陶晶,因我欣赏鲁豫,有很多很棒的主播/主持人蔡康永、小S、吴小莉、丘露薇等等,我就从小我的媒体梦。


人的梦想是件奇妙的事情,深藏在心里,随着数越大就会越小,然后只能偶挖出来幻想一下。我最后一次的幻想,就在上个假期在家看《资讯台十周年》回 ,又偷偷瞄了我的梦想一下,原来我有想凰台的!然后自己无聊会在上默念:大家好,迎收看八点整点新,我是bla bla bla~


好啦好啦,我懂,走进荧幕,要,要有身材,要有气语调要达些我通通差十万八千里。除此之外,袋里的墨水,笔杆下的力,喝十全大也未必能起来。


剩下一年半的大学生涯,是决定要把梦想掏出来,是收得好好的候了。然后有人开始叨,至少先后工作再拿律牌,生活定下来。未来的日子更少不了披棘,得面的残酷,五斗米折腰,在梦想和中抉


13不知不经过了10年,今年要入残酷的23了。

幅梦想拼封已久,是否要趁年少再次拼凑?


涵:我是幸运的人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094513779203


雪琴:上电视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58592632959


雪琴:上电视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58890902959


2010年6月21日星期一

这样的夜,特别的冷。

我想,半夜绝对不是激励自己的好时机,更不是那种士气高涨的时段。因为你会莫名进入一种低潮,然后开始想自己过了怎样的一个星期,身边的有什么人事物让你充满无力感,然后你害怕自己即将筑起的梦想在一觉后开始幻灭,这种夜,真的过得很冷。

我真的很理想和很执着,我一直希望每个人有完美的人格,每个人都能有成熟的心态处理所有的事情,每个人都能尽自己的力量完把完成自己的本分,至少没有心机、隐瞒、欺骗、谎言、背叛和逃避。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辩论多了,也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乌托邦。

一个笨的学弟,总比一个轻佻的学弟好。一个虚心学习的学妹,总比一个自以为是的学妹好。中学的我,就爱训学弟妹,从辩论队到司仪,再到学长团。我不能容忍他们的不负责任、他们的轻佻、他们的自以为是,我更不能容忍他们那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看着他们泪如雨下时,我何尝不是有一种恐惧?万一他们以后还是老样子,我岂不是百忙一趟了

在这么失落的情绪当中,油然生起一股无限感恩的心,那种谢天谢地的心情真是非笔墨能形容!没有淑慧老师和彬凤的雕塑,就不会有今天的我。没有诗瑜、嘉文、紫郡、弘威、慧贤的体谅,就没有人当我的烂心情回收站。还有当年给我许多当头棒喝和呵护有加的学长姐。

然后在想,那些当年的小朋友,在我这个又爱又恨的学长调教后,他们的“人生”到底过得怎么了?晓慧、可盈、丽丽、若欣、心怡、昱心、伊琳、怡辰、竣善、林宽、军妮、忠祥、奕维、瑞仪和许许多多模糊的脸孔。

我认真想想,那我对同届的同学或学长姐又是怎样的态度?原来我又再妄想他们和我有一样的心理状态了。我会想:我凭什么去训他?他都长这么大了,就由得他吧。

到了大学,我已经没有刷人的冲动了。真的看开了,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或大小姐,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到底在做什么,你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任,你应该选择要别人该给你留下什么印象。就因如此,我对于那些执迷不悟、在我好言相劝后仍重蹈覆辙的人,就更加的痛心。我会自责,为什么自己会如此无能为力?算了,算了,我真的只能算了。

其实,最可怕的,不是在你犯错时,我在旁叮咛你,我在旁责骂你,甚至是大大声地谴责你,那表示我还很在乎你。最可怕的,是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只字不提。因为到了那一刻,就是我决定放弃你的时候了。而那种放弃,是我已经把心疼、心痛、无助的情绪一并吞下了。

2009年12月3日星期四

【21岁成年礼】


期待了至少10年的今天

也就是我的21岁成年礼

但来不及留下特别多的文字

我的生日愿望其实很简单

心想事成

一家平安

国泰民安

世界和平

2009年10月11日星期日

【记908:我朋友的朋友献上的一首诗】

自焚——给遥不知名的火种

混沌之间 你自焚

用熊熊的心 你自焚

燃起星星火苗


黑 依旧甚浓

但是 自焚的人啊

你知道 你还要燃烧

你 只能燃烧


并且 自焚的人啊

你知道 你不是唯一的火种

在这 浓得化不开的混沌里

还有无数帜热的灵魂

在各自的混沌里献身


光明 是我们燃烧的唯一理由

2009年10月9日星期五

【记908:走在钢索上】


王乃志在表演赛当晚公开“挺翁”后,说了这么的一句话:“我讲我想,我想什么我讲什么”。这番言语令我印象深刻也有很深的体会。此时此刻,不同的人告诉我该做不同的事,但除了“我讲我想”,我更需要“我做我想”。

选择办【908马大辩论海啸】,先是为了让辩论爱好者能观赏精彩的辩论表演,再来是把时事元素带进校园,让大学生能关注时下热门课题。邀请的人、讨论的课题,我都很清楚知道,我是走在钢索上,随时会跌得满身伤。但,不请也请了,不办也办了,我当中也没有刻意隐瞒校方的意图,我有去找官员,他联络我我也据实告诉他来宾和辩题。

事到如今,我当然可以圆滑地处理所有事情,不得罪这边厢的人,也让那边厢的人好下台。但,对施政不公保持沉默是一种恶,这真的是我们应该持有的态度吗?

有人觉得对媒体要这样这样讲,不能那样那样讲。我的立场是据实把来龙去脉说出来,没有加盐加醋、夸大其词,媒体问什么就说什么,不会主动透露任何事情。担心我会乱说话的人,你们可以放一百个心。

现在,我们已经知会了高教部副部长何国忠,他会和校方接洽和跟进。我们也会如期出席下星期一的听证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关心的电话,无法一一接听;问候的短信,无法一一回复;声援的部落,无法一一留言。但我代表我们六个人、马大华文学会辩论组和马大辩论队向八方支援的家人、朋友、其他大专辩论队甚至是我们素不相识的社会良知说声“谢谢”!

最后,

请记得,我是个辩手。我的学习不只是在场上可以据理力争,更应该实践在生活当中。

请记得,我是个法律系学生。如果面对不合理的控状和苛责,我有责任去反对和抗议。

我也希望日后的我记得,我这次的决定是对的。





2009年10月6日星期二

【我也能当结辩?】

在去南院的路途,和业健聊,才知道大家都以为我中学时期一直都当结辩,其实事实并不如此...

中学时,我只当过一场结辩,就在初中二的一场比赛。从此之后,我中学的生涯,永远都做在中间的辩位,因为彬凤说我是队伍中的炮手。我心里一直埋怨,我为什么不能当结辩?我做结辩会不比诗瑜好吗?你们都不让我试,又怎么知道我不会做好这个位置?彬凤和老师每每在公布排阵时,我心里一直有这个疑惑,无论你们怎么样解释原因,我似乎都不曾听进去。我就告诉自己,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坐上结辩这个位子。

直到我进入马大那一刻,看到了别人,再看看自己,才知道当初的自己怎么那么傻,怎么那么天真,打结辩?我真的是痴人说梦话。

在马大,除了校辩当了个对辩手,从此之后比赛都被安排当结辩,间中偶尔会当个主辩。我们这队,一年生时个个都看起来都可当结辩,惠韵、欣盈、贞均和我;基本上她们三个中学时都是结辩,只有我这个门外汉,混入了这个位子。然后模拟时会大风吹般把我们搬来搬去,但最终公布的名单,这担子总落在我身上。我心中都会浮起一万个为什么,怎么又是我?好吧,既然被分配到,就乖乖去做好了。

回想和博大两场的友谊赛,应该是烂透了吧。打马多大邀请赛,我的结辩急躁和没层次;打国能三角杯,还是不中point和没结构。然后间中的和学长姐打模拟赛或技训时,我会尽我能力推掉结辩这个位子,我心里就是跨不出这道墙。

脑中回荡着这次出发前夕,纹豪、雪琴、聪涵、永健坐在我前面,听了我一遍又一遍的结辩稿,不满意,再来;不流畅,再来;我其实那一刻已经很想放弃了。花花草草太多,句子赘句太多,没有结构和层次,语速太快太急躁,太贪心,去不到终点;当这些缺点一一曝露出来时,我真的是个辩手吗?我心里嘀咕着。

聪涵一句:你最基本的反驳都做不好,犹如把我打入谷底。离开比赛还有两天,听到这句话,我还能不抓狂吗?我看到了聪涵眼中的无助,雪琴眼中的无奈,我知道大家出发前对我很不放心,甚至我会觉得他们是不是放弃了?哎,我只能默默地接受大家的眼神和表情。

每当教练说到“自由辩后劲晖你马上总结”,“等下做稿前反后给劲晖练总结”,“劲晖你结辩稿想好了吗”之类的话,我根本就是想钻个洞然后躲进去,然后眉头深锁,微微地摇摇头,间接地表达:可以不要吗?

聪涵生日当天还去了唱K,和她拍合照时,她在我耳边说要和马大的结辩继承人拍照。天啊,你们可以想像当时的我,根本就是笑得多么的不自然和多大压力!

出发到南院前,我知道我根本没一场让大家满意的结辩。但,谢谢聪涵给了我很多方向和鼓励的信息,要我一步一步慢慢来;纹豪和雪琴给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和金句;永健都会很耐心地听我练习并加强论述;还有身旁的战友给我的打气和为我打强心针,让我忐忑不安的心给稳定了下来。

这次,上了两场比赛,两场结辩。看了听了无数次结辩的录影;慢慢研究历代结辩不同的风格和排法;同样的一段话,练了再练;收尾不够好的,再修;反驳不够力道的,再加强;上台前,我紧记神说的话,要去表演。一直到现在,那八分钟的总结,仍然清清楚楚地在脑中打转,那台上的感觉真的忘不了。

这里,我要向马大历代的结辩手致敬!距离你们,我应该还有十万八千里,我真的努力还不够,汗颜中...再看海外辩手的炉火纯青,路还很长啊...无论未来会打什么辩位,今日后,是个新的里程碑了!


2008校辩


2008马大博大友谊赛


2009马多大辩论邀请赛


2009国能三角杯


2009第五届中华杯

p/s: 原本要写一篇关于这趟【中华杯】的点点滴滴,但写着写着,发现大部分都在写当结辩的前前后后,就先写前奏吧...

2009年9月21日星期一

【马大辩论队】部落格



欢迎大家踊跃浏览!

2009年9月4日星期五

升级版【908马大辩论海啸】




升级版【908马大辩论海啸】
——史上最具看头的辩论表演赛即将在下周二上演!

胡渐彪 Vs 张念群?!势必挑战你的神经极限!

如果你喜欢辩论,你不会不知道谁是
凌国文
如果你喜欢辩论,你不会不知道谁是张国伟
如果你真的喜欢辩论,又怎能错过欣赏他俩同台较劲儿!
再加上彭雪琴梁文狄陈绍谦邹宇晖助阵,精彩连连!

辩题:当今局势,民联/国阵比较烦


只有辩论?不只....

关注政治的你,会见到
郭素沁王乃志许国伟同台点评!在乎国家的你,绝不错过两大政营与988时事点评DJ大谈国阵民联?!


还有吗?

年度巨献当然不仅如此,
曾一改国营电台风貌的时事节目《你怎么说》重出江湖!
林猷荃李晓蕙再度携手主持!


这一切的一切,都将在一个晚上隆重上演,
马大华文学会辩论组要陪你“玩转政治”!


日期:2009年9月8日(星期二)
时间:晚上7时30分
地点:Auditorium, Kompleks Perdanasiswa, UM


记得,无需入场券,免费进场,先到先得!

任何疑问,可联络 马大华文学会辩论组组长 陈劲晖
(012-3066 707 kheng_fai_chan@hotmail.com)

马大生、非马大生、热爱辩论和关心时下政局的你,我们都无任欢迎!

万勿错过这场盛大的辩论飨宴!

2009年8月12日星期三

这个地方,是属于大家的


为什么你这样做?
为什么你那样做?

为什么你没有这样做?
为什么你没有那样做?

你哪里可以这样做的?
你哪里可以那样做的?

你不是应该这样做吗?
你不是应该那样做吗?

我觉得这样做比较好。
我觉得那样做比较好。

以前的我是这样做的。
以前的我是那样做的。

我觉得你这样做不对咯。
我觉得你那样做不对咯。

我承认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做好、做对、做完美。
这些问题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回应,也不想去回答。

如果你现在只是双手插一边,一味地批评和酸人,
你要我怎样去相信你说的是对的,让我修正改进?

你讲起来真的很厉害,我很想知道到底当初你们是怎么样去做的。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伸出双手;毕竟这个地方,是属于大家的。

2009年8月5日星期三

马大华文学会辩论组【迎新晚会】就在今朝


胡渐彪、张念群、李晓蕙、彭雪琴、邹宇晖、陈绍谦、黄聪涵、段恩怡、谢尚元等等这些辩坛的风云人物一个都不会少!

日期:2009年8月5日(星期三)

时间:7PM

地点:工程系Blok D BP204

交通问题?时间问题?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我们都能一一为你解决!

忙宿舍活动?要开会?要面试?怎能为了这些而错过了到马大辩论队的迎新?

这里能让你充实自己,冲出大马,拓展国际视野,不再成为井底之蛙,做个有时代感的大学生!

别以为这里只是有辩论,吃、喝、玩、乐都少不了我们,如果你是行政强人,我们也需要你!

狂热辩论的,我们欢迎你!认识辩论的,我们欢迎你!对辩论一窍不通的,我们更欢迎你!

热爱辩论、享受舞台、身怀绝技、深藏不露的人,欢迎你来揭开马大辩论队神秘的面纱……805约定你!


马大辩论队 队长 劲晖
012-3066 707

马大辩论队 副队长 威德
016-7769 770

马大辩论队 秘书 欣盈
012-5355 747

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离开地球表面】


最近有种怪异的想法,一直觉得这个银河系有其他所谓的【地球】是有生物出现的,我们只是万物当中小小的一个星体,就在这个小小的【地球】追求民主、自由、人权、平等。

无时无刻都有情景让我不断去思考:

一个教授不断地告诉你法律制度的完善化,要你学【国家宪法】、【家庭法】、【土地法】之类的,学了之后,然后?又怎样?

社会不断有人诉求民主、自由、平等这些崇高的价值观,若干年后倘若世界真的灭亡了,然后?得到了这些又怎样?

然后就是一些人拼了老命去摄取最多的知识、挣最丰厚的薪金、建最舒适的房子、成为最伟大的人。我实在不知道,当我们入土为安后,这些生前所积的德和所造的孽会去到哪里。

我们只不过是这个银河系这么微小的生物,无论我们能把地球发展或破坏到怎样的程度,谁会在意?谁会理会?真的到我老死的那天,我又做得了什么?

××× ×××

我上星期出席一个中国拜访团的宴会,那些中国人和我们这些“马来同胞”痛畅地饮酒。

我前几天上课时,看到同学的玩闹和积极备课,也看到那些没有印到笔记而慌张的人。

我今天也出席一个颁奖仪式,有些人很高兴地在台上领奖,然后嘻嘻哈哈吃了顿午宴。

我不能理解,当很多人为【明福事件】感慨、伤心、悲愤和抗议时,你们这些人到底在做什么?提不起劲的心情,让我理解到,无论世界发生什么事,马照跑,舞照跳这个道理。

我,静静地为你哀悼。

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转载【大学新鲜人,政治是个好东西】

转载自在网上经常诽谤我的宇晖a.k.a.文冬山x.

大学新鲜人,政治是个好东西!
--写给大学新鲜人的公开信


亲爱的学弟学妹们,

你们好!欢迎你们终于排除万难,进入了象牙塔。在你这三或四年的大学生涯里,只要你好好规划,你的人生一定不会留下遗憾。

相信许多大学新鲜人在迎新周时都会获得许多学长学姐对你们的教诲,告诉你在大学里什么东西可以做,什么东西不可以做;什么组织是合法组织,什么组织是非法组织。然后希望你们拥有效忠宿舍的心,并且要对政府忠心。

学弟学妹们,身为一个大学生,最重要的就是拥有批判精神。身为大学的初生之犊,你们应该拒绝被你们宿舍的学长学姐所驯服,身为大学的活力新血,你们必须质疑学长学姐在迎新周对你们所说的是否正确?

相信你们在迎新周时,一定会听到以下的论调:
1. 大学里面有许多反政府和非法的组织,你们不应该参与,否则会被对付。
2. 大学生应该把学业搞好,不应该参与政治。

宿舍的学长学姐必然是在迎新周时对你们发出义正言辞的警告,他们似乎都很关心你们,他们似乎都不想你们进来大学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但,这一切的说法都是正确的吗?

公平分配学额由政治决定

也许你们从报章获知,马来西亚的政局陷入乱象,对你们来说,政治的确好像是洪水猛兽,学长学姐的话也好像是真理。

然而,学弟学妹们应该问自己这个问题,政治的影响何处不在?有什么层面和领域是没有政治的管理和决策的?

在你们刚刚进入大学讲堂上课时,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何有些学生是不用修读中六,就可以通过一个matrikulasi(大学预科班)的一年“速成班”升上大学?为什么这个大学预科班只开放10%给非土著?

你们也一定会发现到,为什么你们刚刚接到大学通知书时,有些学生在大学预科班的成绩与您平分秋色,但是他可以拿到第一选择,但你却只分配到第三选择或甚至是第“九”选择呢?
如果你有去想过这个问题,那它肯定关系到政治。因为执政单位没有采取划一和公平的录取标准。

除此之外,相信你们也在进入大学前从报章得知有许多考获13 1A成绩的学子竟然没有获得公共服务局的奖学金,你们也一定看到许多在STPM获得优异成绩的学生前往投诉单位声泪俱下的控诉自己不能获得大学的学额,或者你们也肯定看到理科大学的乌龙招生事件。

这些事件很多时候不是偶然发生,很多时候都是政治上的偏差所导致。如果宿舍学长和学姐跟你们说大学生不应关心政治,那结果将会是你继续纵容以上的事情年年上演,你们的弟弟妹妹和学弟学妹依然要每年承受这样的苦果。

身为大学生,在你考得好成绩的同时,如果对以上事情不闻不问,难道你们还能说自己是称职的大学生吗?

非注册组织和反政府组织?

亲爱的学弟学妹们,
大学的确是要注重自己的学业,更应该去参加校园的组织和活动。可是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些校园的组织往往是“非注册”组织,或是被一些学长学姐“标签”为反政府的组织呢?

我国国立大学有许多诸如升学辅导、慈济青年、前进阵线、新青年协会甚至是华文学会此类的“非注册”组织,但是学弟学妹们无需对这些“非注册”组织投以异样的眼光或进行排斥。

你们应该质疑的是,为何这些组织不能获得注册?如果你现在上去google搜索“博华注册”,你就会获得很多资讯,并更能清楚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组织无法注册,很多时候错不在他们,而是校方的掌政者,这也关系到政治。

那么非注册组织是不是就等同于非法组织?学生们都不应该去参加?当然不是,马来西亚宪法有阐明每个人都有结社的自由权利,合法的组织不一定是需要来自校方的批文,因此,你们都不要对一些学长的警告感到害怕,这些组织都是合法的,只是他们碍于一些刁难而无法获得注册。
也许你们会有疑问,如果这些组织是反政府的呢?那是不是非法?

当然不是,你们应该清楚知道,毕竟宪法也已经赋予人民拥有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的权利。所以如果你在校园看到有学生示威,那代表学生们正在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这是一个进步的现象。
何况,有学生组织反政府是好事。毕竟马来西亚是一个民主国家,政府施政不好,如果有些学生组织对现今的政府感到不满,就证明了大学生也拥有自己的看法和批判精神。

这些学生组织反政府,是为了要让校园的学术气氛变得更加自由,以期望言论自由可以在注重学术精神的大学里落实,他们反政府是因为希望废除掉大专法令或者内安法令,让马来西亚变得更加公平、民主和自由。

其实人人都有权利反政府。就如去年的308大选,你们许多的家人也在吉打、霹雳、槟城、雪兰莪投票给反对党,他们投反对党的时候就是要“反”掉当时的政府,“换”新的政府。所以不要被任何人危言耸听,告诉你们“反政府”的人就如同恐怖分子般。

当然,你们不一定要参与这些“反政府”组织,但也无须对它们感到过度恐惧和排斥,毕竟许多校园发生的不公平情况都是由他们出声向官僚作风的校方呛声。他们就是因为关心政治,所以才选择为不公平的现象挺身而出。他们选择了政治这条道路,来改善学生们的福利和校园的学术风气。

亲爱的学弟学妹们,

无论你喜不喜欢政治,无论你关不关心政治,政治都还是无处不在的,不是说你进到大学校园,你就必须跟政治绝缘,这是极具误导性的。事实上,在大学里,你会更加看清楚到底我们国家的发展是走在什么轨道,因为大学是社会的缩影;既然是社会的缩影,身为社会知识分子的你,又怎么能够逃离政治呢?

邹宇晖
2007年毕业于马大文学院
前马大华文学会辩论组组长
前马大新青年协会外务副主席

2009年6月28日星期日

【梦魇一场】一周年

梦魇一场】一周年纪念,就写在大学新生入学的这天。

梦魇也好、悲剧也好、凄惨也好、历练也好、回忆也好、人生也好。
正当别人浩浩荡荡、快快乐乐报到去时,我正经历着这段故事。

重看这篇部落的感觉怪怪的,这是去年的我写的文字吗?不是很喜欢。
曾经想过要不要修修了再post上来,但还是决定保留它的原汁原味。

高一时,放下念理科的挣扎,转换轨道毅然往律师袍方向走。
高二后,脱下独中生的衣裳,坚定的信念就是要进国立大学。

每每大家在兴高采烈回顾迎新周的疯和狂时,我总是静静在一旁聆听。
最后都会问我同一道问题,会因为错过了宿舍和学院迎新周而遗憾吗?

我总笑笑回答,有得有失,在失去这块时,我的人生多了另一块。
就在那两三个星期,我见的、做的、想的人事物等,都是缺一不可的。

曾经的能量是那么的巨大,原来,今天的我都得到了过去梦寐以求的。
要踏入二年生了,未来啊未来,不能如此空白,得对生活更负责任了。

告别【梦魇】,追逐【梦想】,来到【梦境】,人生不过是场【梦】。

2009年5月28日星期四

重新呼吸

曾几何时

我失去了

相信的力量

相信自己

相信别人

相信一切

我在寻觅中

愿你与我同行

***
Whitney Houston, Mariah Carey - When You Believe

Il Divo, Celine Dion - I Believe In You

洗耳恭听

洗涤心灵

***

2009年5月22日星期五

【共勉之】

看到大炮王的这篇文章,很有意思,和大家分享。

到底是因为问题太难,所以无法解答;
还是因为无法解答,所以问题变难?

到底是因为责任太大,所以无法承担;
还是因为无法承担,所以责任变大?

到底是因为要求太高,所以无法达成;
还是因为无法达成,所以要求变高?

到底是因为时间太短,所以无法完成;
还是因为无法完成,所以时间变短?

到底是因为能力太低,所以无法如愿;
还是因为无法如愿,所以能力变低?

到底是因为进度太慢,所以无法进步;
还是因为无法进步,所以进度变慢?

到底是因为风险太大,所以无法前进;
还是因为无法前进,所以风险变大?

到底是因为想得太多,所以无法自拔;
还是因为无法自拔,所以想的变多?

到底是因为负担太重,所以无法自如;
还是因为无法自如,所以负担变重?

到底是因为思绪太乱,所以无法清醒;
还是因为无法清醒,所以思绪变乱?
共勉之。

This Day in History